第五章 旅游1(1/2)

有那么一瞬间,子安不知道应该作个什么表情。

站在书房门口。门还没有关上。能够听到父亲和弟弟的谈话声。能够看到父亲脸上带着笑意和慈祥的问着今天做了什么。两人的相处温馨和睦。忽然发现,这两人的轮廓竟如此相似。再想到刚才和自己说话时那副严肃的仿佛面对下属的脸。子安有些出神。

忽然,李炜露出一个得意的表情,嘲讽的看着他。

有些狼狈的移开视线。收起脸上不应该存在的表情。子安面无表情的看回去。然后走开。

没有得到预想中的表情,李炜有些愣着了。不过很快回过神。一边和父亲说话,一边想,今天这个名义上的亲戚,实际上爸爸的私生子居然没有能忍住!终于笑不出来了吗?呵呵!

子安的五官不像父亲。也不像母亲。脸型清淡而秀气。据外婆说,和外公极其相似。

父亲是国字脸,因为常年身居要位,不笑时极严肃。刚到父亲家里时,对面相威严的父亲很是害怕,不敢多说一句,多走一步。就怕他会对自己不满意,让自己进孤儿院。因此显得畏畏缩缩的。直到呆久了才渐渐好了。却永远给父亲留下了胆小怕事的印象。

母亲则是瓜子脸,和外婆极像。

小时候,外婆曾抱着子安说:我们子安长大了肯定和外公一样,都是温文儒雅的美男子。

站在镜子前。看着那张有些苦涩的脸。“像外公么?这样子也好。”喃喃的自语。

子安见过外公的相片。那时候,照相技术并不好,老旧的黑白照片上面,外公站在竹林里,斑驳的阳光落下。五官俊秀,脸上似乎在笑,又似乎清清淡淡的对什么都毫不在意的样子。目光落在远远的的地方。小时候的他看不懂里面的情绪,即使现在他也只模模糊糊的明白,似乎是怀念或者是渴望。

外公,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呢!子安感叹。

两人确实相似,对着镜子微微一笑。

不过,比起照片里的外公。自己还尚存稚气。远没有那种即使就只站在那里,目光都会不由自主的追寻的风采。可惜,如此出众的人物早早的就离开人世了。

进入空间,看到还在和鸡群奋斗的两只小东西,时不时的还会被自己的小短腿给绊倒,爬起来又弃而不舍得追上去。

不由的笑了。完全不知道娱乐了自家主人的两只依然欢快的追赶着。

空间里面温度适中,小溪边长满了绿油油的嫩草,躺在上面凉丝丝的,特别舒服。

前几天种下的小麦和旱稻已经冒出了脑袋,绿绿的一大片。一角的蔬菜精精神神的,小山上的果木也是郁郁葱葱的。再加上追鸡赶鸭的两只。整个空间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。别提多让人满意了。

起身出了空间。有些困意的摇了摇脑袋。简单梳洗后,爬上床睡觉。

车站。

子安坐在候车室,手里拿着前往云南的车票。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高兴-----昨天告诉父亲自己想要休学,居然连为什么休学都没有问。只是说会让秘书处理,就不再理会自己,仿佛没有这个人站在旁边一样和秘书交代着工作。

第二天一大早就打电话说办好了。好快的速度!应该庆幸吧,至少对方没有因为自己是不得喜欢的私生子而拖延。

---请前往云南的乘客做好准备。列车即将到站。

---请前往云南的乘客做好准备。列车即将到站。

站抬广播响起。子安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生活过,死去又重生的地方。

再见了。再也不见了!随着人流缓缓地前进。

告别过往。走向新的未来。

子安的第一站是丽江古城。听说是和雅典、巴黎齐名的历史名城。

果然不愧是名城!子安感叹。恢宏大气的宫殿、精致绝伦的暖阁、十步成景百步成林的院子等等。这一整天的时间让他不禁有些流连忘返了起来。如此浩大的工程,不知道经历了几代的文明才能如此完善。然后又有些难过,这些几代人的心血即将在灾难下被毁灭。

打起精神,转车前往昆明,看过世博园,还在里面趁机收集不少外边所没有的植物。然后前往腾冲。

这里可是非常有名的地方:它是著名的翡翠集散地。赌石中外闻名!

来到云南一是收集没有的物资:二就是来赌石了。虽然那些东西在以后没什么实际用处,但放着做罢设还是很赏心悦目的。

若是能赌涨一块儿那就更是不错了。因为大量的购买物资,银行卡里的数字已经不到五位数了。要是涨了,就可以多买一些了。

再不行就买一个不切开,带回去就放哪儿!作为一游的极念品。对于能不能赌涨子安还是很能看的开的。毕竟古话说:重在参与嘛!

“小兄弟你看一下,咱们这儿可都是这两天刚刚运过来的新货,挑一块儿试试?”老板是一个中年大叔。性情豪爽,也不介意子安只是看堆放在外面的次品。热情的介绍着。

子安随手指着两个西瓜大小的原石。对着老板说“就这两个吧!”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