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九章 迷失之林6(1/2)

听到子安这样不客气的说话,赵风云依旧面不改色,连说话的语调都没变。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草药谷是赵家村的禁地,外人不得进入。”

本是一句平常话,但不知怎的子安听了心头火气,一连冷笑几声。

眼睛赤红的说道:“禁地?关我什么事,不就是在瀑布下面坐了会儿?怎么,是觉得我在这里白吃白喝,直接说出来就是!藏着掖着算什么男人。”

“你坐到那地方就是禁地。”赵风云说完,把手里的的拐杖放到一边,看也不看子安一眼转身就走。

看着离开的背影,子安又是几声冷笑,你算什么东西,本少爷吃你的那是看得起你。想罢,也不捡起拐杖就那么慢慢的向山洞的反方向走。

此时阳光越发火烈,心里本就憋着一股气,行走在烈日下更是说不出的烦闷。要不是灵力不再了,甚至有一种想要毁灭此地的快意,最好是把眼前所有的一切全部毁灭了才会觉得舒畅。

带着怒气走了长时间的路,已经汗流浃背。四处看看找了块山石靠着休息。或许是因为此地原始,这里的树木都格外高大,枝繁叶茂。没有了阳光三百六十度无遮掩的晒烫,心里的烦闷感凉快不少。

摸出一个大苹果像面对生死大仇似得,咔嚓咔嚓的啃着。感觉肚子有了饱意,喝了杯灵酒,温润的口感滑过火热的脾胃。心里的气愤也随着温和的灵酒减少了一些。

这个几千年前的古人后代实在没有礼貌!想起先前的争吵,舒展的眉又黛紧了些。仿佛眼前出现了那人的身影。

只要一想到那双紧皱的眉和平板的语调,心里就涌起一阵阵爆虐的嗜血。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了方才解气。

只是这么一想。识海里就是一阵翻腾。满脑子都是杀意,清冷的眼眸被内心的杀意渲染,泛起殷红的血丝,脸上满满的都是狰狞,显得极其可怖。

蓦然嘴里一阵腥甜,尝到血腥味儿后还有些克制力的意识立马沦陷。双手挥舞着似那人就在眼前,抡起拳头一拳一拳的砸向对方。鼻子里闻道弥漫的血气。本就通红的眸子更是红的仿佛能够渗出血来。

“喝!区区幻像还不醒来!”脑海里一声大喝,子安一个激灵。感觉到手钻心的疼,立马醒悟过来。

察觉到情况不对也顾不得是在一个不熟识的地方,盘膝静坐默念清心诀。一遍一遍,良久后勉强压下内心的暴虐。

目光落在鲜血淋漓的手上。整个手掌已经皮开肉绽,骨节处甚至能够看到白深深的骨头。眉心皱起一道深深地折痕,这是怎么回事?

先前的事已经毫无印象,只模模糊糊的记得似乎是和赵风云争吵了几句,自己的手怎么会伤成这样?

莫非是和他起了间隙,那又是什么因为什么所起!以自己对那人的了解,那人的性子和刚正不阿的军官有得一拼,又怎么会和自己动手?

一阵清风吹过,好浓郁的血腥味!子安下意识的抽抽鼻子。循着味道看到自己身后的山石,紧紧盯着上面斑斑驳驳还未干枯的血迹,眼里划过一丝了然。几分疑惑。

以自己的脾气以及心性修养,怎么可能做出自残的事情!要不是那声提醒,那自己又会做出什么不可预料之事?抚摸着胀痛的手,眼底是深深地疑惑,为什么当时自己的脾气那么火爆,甚至于还想着取那人性命?

越想越是可疑。越想越是后怕。脑子里开始慢慢回忆方才的经过。就只是这么一回想,刚刚压抑下去的怒火就似脱缰的野马。四处奔腾。

对于这种不受控制的未知情况,子安不敢小觊,想起先前的那声大喝,加上荒郊野外要是被人惊扰后果莫测。用尚存的几分理智压下内心的暴涨的杀气,连忙闪身进了空间。

进了空间后直奔药圃栽种宁神草的地方,嗅到清心凝神的灵药气息,子安摆出五心朝天的姿势盘膝坐在蒲团上,思绪完全平息,身心进入放空之境,如此一呼一吸,息息归根往来循环。

随着入定心神渐渐平稳,眼里的疯狂消散许多沸腾的怒火也随之熄灭。一个周天结束,子安睁开眼睛缓缓吐出腹中浊气。

在宁神草的辅助下口诀运行了一个周天,殷红的眸子恢复了往日的清冷,只是眼底晦涩不明。

那一场无意识的修炼结束后,子安发现空荡荡体内竟然灵气充盈!进了万兽谷就被压制的神识也可以继续使用!

连尚有几分僵硬的身体也灵活起来,这一发现简直就是夜来光、及时雨!

沉思半晌,拿出便宜师尊给的储物袋,挑挑拣拣在终于找到一块汉白玉雕刻的玉简。这枚玉简里面记载的是水蓝星修真界里的奇闻异事。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