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二章 神农架之说(1/2)

“祖师,师傅。这件事是玉九急躁了。当时....”子安冲两人一笑,拿起白玉桌上的茶具开始泡茶,顺便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复述了一遍。

清清冷冷的嗓音,伴着清幽的茶香,只听得两人唏嘘不已。谁能想到,不过是一场再简单不过的梳理心绪,机缘下使得心境突破,更巧合的是随意找的一个小山谷居然藏有隐形灵脉这种东西!

当时的情形换作是任何一个人也会做那样的选择吧!毕竟,机缘二字最是难寻,看不见摸不着,还虚无缥缈!一旦错过,谁知道下一次会是什么时候?谁知道还能不能再碰到?

偃师拍拍子安的肩膀,眼里露出复杂之色,这个弟子,一步步走到现在,早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。

长叹一声!五灵根的资质,三十多岁的元婴。只这一点就足以傲视天下群修了!

嫉妒说不上,羡慕也有点牵强,只是难免有些感慨:别人一路走来千险万难的道途,在他面前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。

果真是福源深厚,得上天厚爱吗?

道辉真君看着这个从十几年前就开始听说,但是直到今天才有缘一见的徒孙。既然是入了他的门下,那该了解的还是要了解一番。

开门见山的问道:“我听清和说你年纪不大,不知道修炼了多少年月?”声音平平淡淡,听不出喜怒。

子安一愣,有些摸不清道辉真君话里的意思。目光下意识的看向偃师,然后回答道:“玉九踏入仙道的时间不长,算一算,也应该快有二十年了吧!”

“什么?二十载!”道辉得到子安的回答。心里翻滚不已。即使是他化神起的心境也不免吃了一惊,疾声问道:“那你今年多大了?”

“玉九今年三十有四了!”子安风轻云淡的说道,手上仍旧专注着泡茶,清幽的茶香弥蔓整个洞府。很好,宁神茶!

道辉下意识的接过茶抿了一口,茶味先是很淡,随着咽下。一股极其祥和的气息在口腔里逐渐弥漫。清雅的茶香很好的稳定了道辉有些絮乱的气息。好茶!好水!

据他所,在仙途一路,百来岁结婴的不是没有。但那类人在修真界,寥寥数几,少之又少,无一不是天纵之才!而且。那类大多都突破元婴化神去了另一界。

他是一百零七岁结婴,在当时也可称一声少年英才。如今千年时间眨眼即过。他已是化神修士,是水蓝星最顶级的那一层!

谁都知道凡人界的灵气有多薄弱,但是眼前的这个少年自称修炼不过二十载,无师门长辈扶持。无丹药辅助,小小年纪凭借着深厚的气运一路结婴!难道他行意峰又要出一个化神?

“怎么,这里面难道还有什么说法吗?”子安挑眉。眼里疑色一闪而过。他虽然知道自己的修炼速度很快,但还真不知有什么特殊含义在里面。要说没有。把道辉的神色为什么那么奇怪?实在不怪他起疑心。

修真界的隐秘大多是家族和门派口耳相传沿承下来,很少会被流传出去。子安知道的只不过是越颜留下的一些修真界常识,那些真正的隐秘很少有机会接触到。

“其实也没什么。”看着子安警惕的小眼神,道辉爽朗一笑,这小家伙倒是敏锐,捋了捋花白的胡须,笑得格外慈祥,“只是想到小九儿如此年轻就已经结婴,感慨而已。”

道辉看向盘坐在禁制外的莫野,“老祖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,还和那外面那小子一样,连金丹都未结成。真是老了啊!不服老不行了!”

子安微微挑眉,但笑不语,这是打亲情牌吗?何必呢,他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,一个地方待习惯了就不想动弹。只要师门不算计他,留下来又何妨!

道辉的心思他懂,只是有时候揣着明白账糊涂要比明明白白说出来更好。

并没有说些什么,只是拿起桌上的茶盏,抿了一口,含笑说道:“师傅,我还记得当年拜师时喝的茶,徒儿甚是想念。今日也请师傅品尝一番”

“小九儿今后有什么打算?”偃师问道。顺手接过抿了一口,再看看道辉真君已经续了好几杯的茶盏,“小九儿果真深得为师心思!”

“这是宁神茶,师傅喜欢的话,那就拿去。”子安放下茶盏,从储物袋里拿出两只玉瓶,道辉一只偃师一只。看着偃师的表情,笑了笑,补充道:“玉九还有,而且也很少饮茶。

看着两人收下,子安食指屈起敲了敲桌面,回归正题,“打算自然是有的。师傅还记得玉九曾说过的先祖吗?”

偃师一怔,好半响才想起,点了点头说道:“自然是记得的。”然后眼里闪过恍然,“可是有什么遗愿?”

“师傅不愧是师傅。”子安小小的拍了个马屁,郑重说道:“弟子想往神农架一趟,还请师傅成全!”

此章加到书签